沁园春·和吴尉子似

我见君来,顿觉吾庐,溪山美哉。怅平生肝胆,都成楚越,只今胶漆,谁是陈雷。搔首踟蹰,爱而不见,要得诗来渴望梅。还知否,快清风入手,日看千回。
直须抖擞尘埃。人怪我柴门今始开。向松间乍可,从他喝道:庭中且莫,踏破苍苔。岂有文章,谩劳车马,待唤青刍白饭来。君非我,任功名意气,莫恁徘徊。

译文注释

作于庆元五年(1199)前后,时稼轩罢居铅山瓢泉。吴子似县尉:吴绍古,字子似,江西鄱阳人,时任铅山县尉。有史才,并善诗。与稼轩交往颇密,常相互唱和。词写深挚友情。上片由爱人而爱及友人之诗,下片由始开柴门而从他花间喝道,到青刍白饭以待客,叠层铺叙,备言友谊。此词起以茅庐山水增光添彩,托出宾至主喜之情,亲切有致。结处冀友人莫效我流连丘壑,当以立功建业自勉,读后令人惋惜,哀叹,悲愤。通篇用事稍多,尤以“肝胆楚越”之类太觉生涩。
肝胆楚越:肝、胆虽近,却如远隔楚、越。喻知交疏远。胶漆陈雷:据《后汉书·独行传》,陈重、雷义两人交谊甚厚,每当官府举荐时,他们都互相推让而不应命。乡里赞曰:“胶漆自谓坚,不如雷与陈。”胶漆:胶与漆一经粘合,便无从分开。喻友谊之坚牢。
爱:“薆”的借字,隐蔽貌。踟蹰(chíchú持除):迟疑不决,徘徊不前貌。渴望梅:活用“望梅止渴”(见《世说新语·假谲篇》)事,喻盼诗之心切。
清风:喻诗篇。
抖擞尘埃:抖落掉衣上的尘土。
乍可:宁可,只可。喝道:指官府出行时,必随以鸣锣开道之声。踏破苍苔:宋滏水僧人宝黁(nún)诗:“只怪高声问不应,瞋(恼)余踏破苍苔色。”(引见苏轼《书黁公诗后》小序)
谩劳:徒劳。青刍(chú除):喂马的青草。
恁:如此,这般。

展开全文
辛弃疾

辛弃疾(1140-1207),南宋词人。原字坦夫,改字幼安,别号稼轩,汉族,历城(今山东济南)人。出生时,中原已为金兵所占。21岁参加抗金义军,不久归南宋。历任湖北、江西、湖南、福建、浙东安抚使等职。一生力主抗金。曾上《美芹十论》与《九议》,条陈战守之策。其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,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,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;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。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词,风格沉雄…

猜你喜欢
过故人庄
蝴蝶双飞过别邻,豆棚瓜架倍伤神。柴门不锁随风掩,落尽桃花不见人。
送元二使安西 / 渭城曲
渭城朝雨浥轻尘,客舍青青柳色新。(一作:客舍依依杨柳春)
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
赠王粲诗
端坐苦愁思,揽衣起西游。
树木发春华,清池激长流。
中有孤鸳鸯,哀鸣求匹俦。
我愿执此鸟,惜哉无轻舟。
欲归忘故道,顾望但怀愁。
悲风鸣我侧,羲和逝不留。
重阴润万物,何惧泽不周?
谁令君多念,自使怀百忧。
诗句欣赏 更多>>
手机扫一扫轻松打开
古诗文网